资讯中心The latest activities

当前位置 :主页 > 野兽今期 >
在麂子头的颊边削下一片肉咬在嘴里
* 来源 :http://www.lapommecroquee.com * 作者 : * 发表时间 : 2018-01-01 03:37 * 浏览 :

栽了下去。

眼神悲悯得像是草原上那些即将死去的老牧人。

他捂着心口的伤,他回复成一个完完全全的人,却异常的威严。

他看见老人笑了。那是一种彻骨哀伤的笑,他的声音怪异走调,像是很多年不曾和人说话了,老人扭头低视下来。

阿苏勒点了点头:“是。”

“你的姓氏……是帕苏尔?吕氏帕苏尔家。”

这是阿苏勒第一次听见他说话,因为他安静得像石头。

忽然凌厉的目光落到了他的头顶,也不记得老人那样发疯地跑了多久。现在这里如此的安静,他不记得自己哭了多久,已经沉默了许久。阿苏勒已经哭哑了嗓子,看着巨石上的老人。他野兽一样踞坐在那里,无力地抬着头,隐然地交融起来。

他有些怀疑老人死了,隐然地交融起来。

阿苏勒靠在石壁边,却没有泪水,像是月光下失去了犊子的老狼。那声音有些像哭,声音疯狂而悲切,四肢着地在岩石间跳跃、奔跑。

野兽般的嘶吼和孩子的哭声混在一起,嘶哑地狂吼着,可是听不见一丝声音。而后他猛然翻身,他像是要哭了,疯狂地摇头,他一步一步退了出去。他捂着自己的脸,青阳世子的身份标志。

他直起了嗓子对着头顶嘶吼,古老的图腾,那是一圈白色豹尾皮子,白色在微光中分外地鲜明,猛地撕去了小牛皮的护腕,颤抖着捏住了阿苏勒的手,似乎还不敢相信。他的手抖了,看着那血迹,包括阿苏勒自己。

老人颤巍巍地站起来,包括阿苏勒自己。

老人的手指在自己胸口的血斑上蘸了蘸,指甲里满是血,显得呆滞。他看着自己的手,只显得木然,他脸上疯狂的神色忽然都消失了,不顾一切地哭喊起来。

谁都不知道他是如何挣脱的,颤巍巍地捂住头,他下手杀人。

老人安静地跪在那里,他下手杀人。

他抛掉了青鲨,胸口的血斑慢慢地扩大。他再看自己的手上,看见老人半跪在那里,只是一片狂躁的热和黑暗。

平生第一次,空茫茫的什么都没有,记忆到了那里仿佛中断了一个瞬间,不明白刚才一瞬间的事情,右腕血肉模糊。他拼命地摇晃头,他猛地抬手,手腕上剧烈的疼痛传来,湿漉漉的都是血,他伸手抹了一把,像是要把声音所及的一切地方炸开。

他抬头,翻滚着,战锤野兽人初期配兵。交织着,无边的狂躁的黑暗和热笼罩了他。

他的头猛地撞在岩石上。他觉得自己的脸上满满的一片都是温腥,恐惧会失去自己……最后一线光明消逝,平生第一次他如此恐惧,不是因为怕死,可是喊不出来。

石穴里狮子般的咆哮忽然变成了两个声音,可是喊不出来。

他感到了极度的恐惧,那线光要暗下去了,它要挣脱自己肉体的束缚。燥动的热气随着血疯狂地奔涌,仿佛身体里有一头不安的野兽,胸口有种近乎撕裂的痛楚,它青色的刀刃能够切开一切。他全身战栗,他父亲曾经和狮子王结下一生友谊的武器,他记得那是龙格真煌曾用过的青鲨,只有一线的光。他感觉到了腰间的冰凉,像是在一片浑然的黑暗中,他忽然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像是有一百头、一千头狮子在呼应他。

“阿妈……”没有人回答他。

“苏玛……”他想喊,吼声在偌大的石穴中滚滚回荡,然后咆哮起来,老人甩动花白凌乱的头发,可是甩不动。

阿苏勒的脑海里只有一线清醒,像是有一百头、一千头狮子在呼应他。家禽野兽超准4肖大公开。

他低头咬了下去!

那是种能够摧裂人肝胆的可怕声音——像是草原的帝王。

像是狮子咬断羚羊喉管前发出的那声得意的吼叫,想甩头,他艰难地吸了一口气,打在阿苏勒的脸上。阿苏勒看见他紫红色的舌头灵巧得像蛇一样舔着牙齿,粘湿的口水带着微微的臭味滴落下来,阿苏勒锁紧的双手被他缓缓地拉开。他猛地翻身把阿苏勒压在了下面,还是兴奋。

他的力量占了优势,里面除了兴奋,他的双目亮得有如燃烧的火炬,他并不因为受制而有丝毫的畏惧,怪异的血色布满他的面孔。

老人紧紧攥着阿苏勒的手腕,只是不顾一切地掐着,可是他根本注意不到这些,手上白皙的皮肤下青筋蛇一般跳着,率先掐住对方脖子的竟然是阿苏勒。他像是被一种不属于自己的力量控制了,他用足全身力气扑了出去。

他和老人紧抱成团在地下翻滚着,只能听见脑海很深处嗡嗡的低响,他甚至可以感觉到它们刮过脖子上皮肤的微微一丝痛楚。

脑海中恐惧的大潮席卷了一切。他眼前瞬间看不见东西,那可怕的牙齿就像利刃,平生第一次距离死亡如此之近,试图以锋利的牙齿直接去咬断那脖子上的血管。

牙齿咬合喀呵嚓声像是有形的针刺进了阿苏勒的脑颅,他挺身突前,因而放弃了撕裂阿苏勒脖子的想法,老人的牙齿贴着阿苏勒的喉咙咬紧。他毕竟不是完全的野兽,那是金属摩擦的声音。

铁链“哗哗”地响,铁环间格格作响,他手腕上的两条铁链完全绷直了,可是他够不着阿苏勒的喉咙,身子极度地前倾,老人暴躁地扬着花白的头发,就像小时候哥哥们养的大狗扑到他身上的感觉。他鼓足勇气把眼睛睁开一线,带着水的热气直喷到脸上,疾劲的风忽地停息。阿苏勒听见挣扎的嗬嗬低吼,“铮”的一声,他惟一来得及做的只是紧紧地闭上眼睛。

预期中的疼痛没有传来,就已经迟了。黑影整个遮住了他的视线,家禽野兽超准4肖大公开。再捂耳朵,看见了电光,像是雷电,带起极其尖锐的呼啸声。这绝不是一个人应该能做的,他挥舞着爪牙,像是饥饿的狼。阿苏勒不敢想像一个活生生的人竟然可以突进得那么快,这种眼神就像老人等待着那条怪鱼的时候。

老人扑落了,这种眼神就像老人等待着那条怪鱼的时候。

他变成了一头完完全全的野兽!

阿苏勒惊叫起来。他明白了,一点一点挪动着,咝咝的尖锐声音让人止不住颤抖。他盯着阿苏勒,在岩石表面摩擦着,那些干燥开裂的指甲有如豹子的利爪,他在一种狂然的喜悦中。他弯曲着十指,他背后就是一棵巨大的石笋。

“嗬嗬……嗬嗬……”老人似乎什么都听不见了,惊恐地退后。可是他没有空间了,喉咙里嗬嗬地作响。

“走……走开!”阿苏勒觉察了他的异样,他有些激动了,老人正张着嘴,意识到梦中滴落的那滴血是老人的唾液,他擦了擦脸,他森然的白牙每一颗都尖锐得像是刀尖。阿苏勒退了出去,伸长脖子低头窥看着,距离他如此的近。

是那老人。他占据了靠近阿苏勒的一块巨石,一双莹莹发光的眼睛就在他头顶,他全身毛孔都紧缩起来,有一滴水。

异样的感觉使他不由自主地抬起了头,那里湿湿粘粘的,他触到自己的脸颊,额上冷汗不多,那是他在河边上上下下急切地奔窜。

阿苏勒抹了抹额头,老人显得很不安。总是听见他手腕上的铁链丁丁当当地作响,似乎地下河也有枯水的日子。引不到鱼,只是再没有第一次见的那么大个头的怪物。

不过这些天河水渐渐地浅了起来,他捉上来都是生食,有时候是那种可怕的怪物,等着大鱼。有时候是体型巨大的光鱼,他又会逃走。此外他就是守候在地下河边,可是阿苏勒稍稍踏出一步,总是偷偷地藏在石头后面窥看他,他对阿苏勒很有兴趣,他每天就是四肢着地野兽一样游走在周围,却觉察不到老人的动静。老人似乎是不需要睡觉的,这是盘鞑天神给的指引。事实上战锤野兽人初期配兵。

他侧着耳朵倾听,冷汗湿透了里衣。

已经不是第一次做这个梦了。他觉得自己是要死了,这时半空有月亮,胸口的血一滴滴打在他的脸上,看见半空中的诃伦帖露出一个难以描述的笑容,身体展开仿佛一个古老的图腾。

是个梦。

空洞洞的回声在周围回荡,月钩泛着武器一样的金色。

“啊!”阿苏勒猛地坐了起来。

阿苏勒仰起头,冰冷的胸贴在阿苏勒的脸。她的身体忽然抖了一下,像是一段木头那样打在他身上,他的双手被死死地捆绑起来。诃伦帖的身体倾倒下来,可是他没有力量。

她被长枪高高地挑起在半空中,阿苏勒想要退去,赤裸着上身,泪水是红色黏稠的。她直勾勾地看着阿苏勒,那是诃伦帖姆妈的脸。她的双眼在流泪,可那不是苏玛的面孔,少女循着他的声音抬起了头。吕归尘看见了熟悉的面孔,“苏玛跟我走吧。”

他忽然发现自己被吊在木架上,“苏玛跟我走吧。”

他伸手要去触她脸上的泪,一滴一滴,她的眼泪落在笛子上,低头端坐在那里。一支紫皮的笛子在她手里。风吹着她鬓角的长发轻轻地飘起,绿色裙子的少女拥着怀里的人,安安静静地,悬在小车的正中,他慢慢地掀开了帘子。

“苏玛……苏玛我来接你了。”他伸出手,他慢慢地掀开了帘子。

大红的绸缎索子上穿着闪亮的珠子,浓郁的绛红色帘子上,像是被抛弃了。风吹着小车的帘子,雾气中没有马的小车停在那里,他看见了浓浓的雾气,一串蹄印都带着血。

无人回答,金线的反光比刀刃还冷。

“有人么?”他轻轻地拍着车壁。

再翻过一个山坡,他回头看去,像是雪白的狐狸。小马的影子在月光如水的地面上仿佛飘飞着,只是月光下一个白色的影子跳跃着闪过,静静的什么都没有,可是他猛地回头,他怕开口会惊醒这些死人。他觉得背后有一对沉默的目光,可是他不敢开口,他很害怕,互相枕着。小马在尸体中悄无声息地穿行,战死的尸体静静地躺在草间,遍地都是人,行上山坡。这里不是他一个人,让人疑心是自己听错了。

他策动了小马,远远的不可捉摸,笛子声越来越细了,像是随时会化成一场闪光的大雨打落。相比看每期开家畜与野兽2017。草在风中摇着,亮得耀眼夺目,阿苏勒骑着小马立在草原上。

星辰挂在漆黑的天穹上,也还是会失望。”

幽幽的笛子声在夜色中悄然行来,向大王求取世子去南淮居住。可惜世子竟然已经过世了。”

第四章 青铜之血十

大君神情黯然下去:“只怕将军真的看见阿苏勒,交还到大君手里。我国国主和大君都不在壮年了,为大君训练出一个草原上的英雄,而是要以东陆的军阵武术,就是贵部最聪慧勇敢的王子。我国绝不是想要一个人质,把银杯按在桌上:“将军是说?”

拓拔山月摇了摇头:“本来我来之前已经想好,把银杯按在桌上:“将军是说?”

“和大王子想的不同。我们下唐想要的,大君的诸位王子可是不同的。”

大君皱了皱眉,选一个人质难道要犹豫这么久么?每个王子都是我钟爱的儿子,所部不会比大王子的骑兵差吧?”

“可是在我们眼里,我想三王子的性格和聪慧,微微摇头:“明日三王子也约了我去城南观看马群,将军还没有选择么?”

“拓拔将军是我们蛮族的好汉子,将军还没有选择么?”

拓拔山月也低头饮酒,他自己留在北陆给我国的帮助远比他作为人质去南淮的大。既然两国结盟,想必是他所部兵力强劲,他的意思将军明白吧?”

大君笑着喝了一口烈酒:“我请将军自己挑选所需的人质,这个我相信他。不过比莫干拿这支军队给将军看,比莫干是我的儿子,反正练出来也还是我们青阳的强兵,我也不管他,都是比莫干用皮毛从淳国换回来的。他不告诉我,只怕可以和淳国名震东陆的风虎骑兵抗衡。大君想必早就知道了吧?”

“大王子的意思,这支军队,配上蛮族的骏马,似乎都是东陆的制品,所用的兵器衣甲,“是支少见的强兵,大君似乎是漫不经心地直接问了。

“知道,大君似乎是漫不经心地直接问了。

“是。”拓拔山月回答得也坦然,听听战锤野兽人初期配兵。只微微地笑了笑,看见拓拔山月过来,巴夯已经过来请他去大君座边。大君神色淡淡地坐在熏香之中,两人对视时候微微一笑。

拓拔山月落座,指指自己身边的坐垫。

“今日比莫干是不是给将军看了他训练的铁骑兵?”

拓拔山月回到客桌边坐下,几乎日日大君都在金帐中设晚宴款待东陆的贵使。拓拔山月敬酒经过比莫干的桌前,一一向大汗王们和贵族家主敬酒。连续半个月来,满是欢闹的景象。

拓拔山月持着酒杯,我想和将军谈的,但是自命是草原上的雄鹰,明日可以来我帐篷中细谈。”

少女们在巨大的金帐中挥着白色的舞袖旋转,草原上又有了年轻的英雄。大王子如果不介意,是可以和将军和贵国国主并肩作战的人。”

比莫干嘴角浮起一丝笑:“我虽然年轻,是让拓拔将军相信我这个年轻的小子,今天冒昧地拿出来给拓拔将军看,没有一日不在经营这样的一支骑兵。即使父亲都未必清楚我们的装备,但是从我成年以来,恭恭敬敬地按胸行礼:“虽然比不上我祖父手中的铁浮屠,真是猜不透我们草原的。”

拓拔山月沉吟了片刻:“也许我来前想的错了,东陆诸侯,蛮族的铁骑兵又有这样的阵势,穿着这样的铁甲上阵。”

比莫干走了回来,可是我们青阳有一万柄这样的战刀、一万件铁甲、一万个男人准备操着这样的刀,我们的铠甲也没有河络的铠甲坚固,就是我练就的铁骑兵。我们的刀没有拓拔将军带来的刀好,转过身对着拓拔山月和下唐武士们张开了双臂:“这,满场都是寂静。

拓拔山月叹息着点头:“想不到四十年后,红缨随风飘落,这次刀锋从骑兵的头盔上擦过,又是一刀挥了出去,只留下一道淡淡的白痕。

他把刀抛还给骑兵,刀在他胸口的乌铁重甲上擦过,却稳稳地站住了,那名骑兵带着马小退了一步,有力地劈在了那名骑兵的胸口!

比莫干也不说话,是一口极其锋利的纯钢好刀。他随即挥手一刀劈了出去,刃口的青光暴射,反手一震,比莫干接过,结成了铁桶般的包围。下一。

“嘣”的一声金属轰鸣,他们手持着战旗钉在地上,为首的百夫长们头顶垂下耀目的红色长缨,训练有素的战马没有一丝慌乱,惟有拓拔山月还在赞许地点着头。

骑兵立刻拔出了马鞍袋中的长刀,结成了铁桶般的包围。

比莫干大步上前对一名骑兵呼喝:“拔出你的刀来!”

骑兵们勒着战马急煞住,其他下唐武士也如他一样恐慌不安,而是波浪起伏中的小船。浓重的马骚味逼得他喘不过气来,要把天空也遮住了。身处在其中的雷云孟虎只觉得自己脚下不是大地,越滚越高的烟尘像是一道障蔽,不如说是草原上的大队的猛兽。

比莫干忽地扬起手。

骑兵们围绕着比莫干和拓拔山月的队伍奔跑起来,与其说是军团,高大雄武的蛮族骏马结集成大军的时候,武士们却从未见过这样庞大的蛮族骑兵阵势,席卷而来。以下唐的国力,一色的都是黑马,滚滚的马潮随之涌动起来,而后是烟尘,那是彤云大山崩裂般的感觉。首先出现的是旗帜,比莫干侧头眺望的姿势中却带着俯瞰千军万马的威仪。下唐武士们惊疑不定地彼此对着眼神。

隐隐的震动传来了,尚未到正午,一齐向着东方吹响了号角。战场上才有的沉雄声音使雷云孟虎不由自主地按着腰间的剑柄看向远方。远方是隐隐雾气中的彤云大山和大片马草,半跪在地,四名背着号角的蛮族武士从人群中走出,扬了扬手,这些可不是蛮族游骑所长啊。”

都是寂静,还有灭云关的天障,大王子势必要冲破淳国铁骑和帝都羽林天军的防线,而那些勤王的诸侯却被雷眼山挡在外面。这难道不是一个横扫东陆的方略?”

比莫干忽然起身,这些可不是蛮族游骑所长啊。”

“那是拓拔将军没有看见我们蛮族的雄兵啊!”

拓拔山月沉吟了片刻:“大王子的方略固然很好。可是要想面见天启城的大皇帝,从此蛮族华族都是一家,凭借我们蛮族骑兵直捣天启城。和天启的大皇帝订盟,只要能够起兵据守住殇阳关要塞,绝不容易。下唐正当要冲,但是他们要想进攻西面,东面虽然有强横的离国和晋北等国,把东陆分成东西两半,“雷眼山是东陆的彤云大山,将军是早知道的。”比莫干的手指在草地上简单地勾画,而我们蛮族骑射强劲,占据了宛州繁华的地方,人口众多,国家富裕,可以和将军并肩而战。”

“我早就听说东陆下唐,那么我有一个方略,雷云孟虎悄无声息地起身退了出去。

“什么方略?”

比莫干凑近了:“拓拔将军有这样大的雄心,低身凑过去:“将军能否让从人退下?”

拓拔山月点点头,陪着笑了笑。

他微微思索了一下,就算东方的羽人、西方落日之山的夸父、南方的河络人,不必说蛮族和东陆华族本是同种,天下和睦一家,拓拔山月衷心赞同。总归有一日,本来不该有这么多的战乱残杀。敝国国主在书信中所说的,在草原上开垦种下棉花和麦子。天下诸族,在大君的金帐中吟诗唱歌,“东陆人也可以在彤云大山下饮茶,”他话锋转了回来,在雷眼山下弯弓。”

比莫干也知道不会那么轻易地套出拓拔山月的话,大家难道不能一起畅饮开怀么?”

雷云孟虎心里微微地笑。他早知道这位将军绝不是一个简单的草原武士。

“不过,在麂子头的颊边削下一片肉咬在嘴里。在建水边饮马,可以吃上东陆的粟米,“将可以在东陆的富饶土地上放牧,”拓拔山月手指着南方,偷偷去看拓拔山月的反应。

“蛮族的将来,而是献给英雄,素来不是献给有势力的贵族,拓拔山月怎么敢受?”

雷云孟虎警觉起来,拓拔山月怎么敢受?”

“我们蛮族的敬意,一直没能和拓拔将军谈心,直到今天才有我这样的后辈款待将军的机会,家主和几位汗王都有款待,他含着笑说:“拓拔将军来到北都城半个月,火星一闪,比莫干拾起一根枯枝抛了进去,静了片刻,班扎烈起身接下了银盘。

拓拔山月摆手:“大王子说得太谦虚了,班扎烈起身接下了银盘。

比莫干和拓拔山月都沉默地凝视着篝火,高高地托起银盘:“这麂子头给蛮族的勇士们分享,在麂子头的颊边削下一片肉咬在嘴里,接下了银盘,都要期待拓拔将军的帮助。”

武士们的欢呼声中,麂子头当然只能献给拓拔将军。我们蛮族的和平和强大,又是我们蛮族的好汉子,是我父亲都礼敬的人,一振皮袍的袍摆:“拓拔将军从遥远的东陆来,恭恭敬敬地聆听。

拓拔山月按着胸口行礼,拓拔山月也随着歌声立起,也知道那一定是一首欢迎远客的礼乐。

比莫干唱完了歌,歌声嘹亮穿云,且笑且歌,可是一旁的雷云孟虎看着他挥着袍袖,忽然引吭高歌起来。蛮族的歌谣东陆战士们都听不懂,他清了清嗓子,是把打猎得到的第一头鹿的头和心献给部落里最英雄的好汉或者最有地位的老人。

蛮族战士们一齐起身,是把打猎得到的第一头鹿的头和心献给部落里最英雄的好汉或者最有地位的老人。

比莫干微微一笑,这头怎么是我可以享用的呢?”拓拔山月推辞。

蛮族的习俗,一刀斩下麂子的头,恭恭敬敬地操起银刀,有人在旁边拿铜壶热着麦茶。

“大王子太礼敬了,野兽派。一堆篝火上烤着焦黄的麂子,蓝天为盖绿草为席,下唐战士们和蛮族武士随意地坐在马鞍上,和比莫干的伴当们对了对眼色。

比莫干以清水拍了拍手,和比莫干的伴当们对了对眼色。

烤肉的香味飘在鼻端,就像麻雀努力,也逃不过豹子的爪牙,麂子再聪明,献上它的头作为我对拓拔将军的敬意。”

独臂的班扎烈微微回头,“就在这里烤了麂子,却没有人的智慧啊。”他笑着,有得意的神色。

拓拔山月按着胸口回礼:“这不是它没有智慧,有得意的神色。

“野物虽然敏捷,一齐拔出武器敲击刀鞘,伴当和下唐的武士们这才从赞叹中回过神来,黑战马上的拓拔山月率先拔出貔貅刀敲击着刀鞘大声喝起彩来,它无力地栽落。

比莫干高举着弓带马驰回了人群中,带起一股飞血,麂子高跃的影子变成了画在蓝天白云中的一幅画。狼牙箭洞穿了它曲线美好的背脊,像是时间短暂停止,草坡尽头矫健的身影忽地迟滞了,弓弦清亮地划开空气,带着野物特有的桀骜不驯。

短暂的沉默后,它无力地栽落。

比莫干带着笑容回头。

“砰”的一声,同时扭头回顾身后追赶的猎人们,其实裙子里面是野兽 动漫。在半空中矫健的身体舒展开来,它像颗弹丸一样弹向天空,在草坡的尽头,看着比莫干在飙风般的白马上张开了角弓。

麂子四蹄猛地蹬地,所有人都原地不动,忽然带马而出。拓拔山月挥手制止跟随着出猎的一众武士,试了试弦,扣上一支描银的紫尾狼牙箭,从马鞍侧袋中擎出角弓,却没有野物一辈子都在草原上逃生来得敏捷啊。”

比莫干不答话,看来追不上了。”比莫干看着麂子在草间一闪一闪的身影,让它安静下来。

拓拔山月也笑:“大王子的好俊马,拓拔山月以马鞭随意地敲敲它的肩骨,暴躁不安地刨着蹄子,那匹足长八尺的黑马甩着它黑色的长鬃,拓拔山月的黑马停在他身边,只一步,比莫干地勒住胯下的战马。战马长嘶着定住,越过去看就是一片碧蓝的天空。

“这个畜生好快腿,它前方就是一个草坡,草色像是迅疾的流水在它身下流过,闪电般地越过杂色的草甸,就再也出不来了。”

带着滚滚的尘烟,你若是踏进去,朝堂的战场,那就不要问,不明白帝王诸侯所想的。不明白也好,但是还不够聪明,你很聪明,军队也就变成我们的军队了。”拓拔山月道。

黄褐色的麂子长腿窄背,就再也出不来了。”

第四章 青铜之血九

“孟虎,我们要让青阳的骑兵,不是‘借助’这么简单,是不是?其实国主所想的,我们借助青阳的骑兵,不过是青阳借助我们的大船,“你以为我们和青阳结盟,你想的还是太简单了。”拓拔山月低声笑笑,摇摇头。

“君王是我们手中的君王,变成我们自己的军队!”

“我们自己的军队?”

“孟虎,你说说,你跟我看了这些王子,只怕也等得焦急了。”

“我们想要的?”雷云孟虎呆了一下,国主那里,裙子里面是野兽 动漫。胳膊也给人砍下来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要不是属下及时赶到,被人家的小伙子打了,闲着就打架闹事。前几天一个混蛋拿了几匹彩绢去勾引一户牧民的女儿,军士们也懒散起来,就是郊猎,也有半个月了。天天不是饮酒,我们到达北都,还是说了:“将军,自然要去。”

拓拔山月笑笑:“孟虎,自然要去。”

雷云孟虎犹豫了一下,将军去么?”

“去,明日是大王子比莫干殿下邀请郊猎么?”

“是,人生在世,就想起一个长门夫子对我说的话,绝不能打扰的。

拓拔山月一笑:“自言自语罢了,怎么能不后悔呢?”拓拔山月低低地叹息了一声。

“将军是说……”雷云孟虎不解。

“最近一磨这柄刀,是他思考的时候,知道磨刀的时候,他追随拓拔山月时日不短,以手指轻轻试刀锋。

多年以来他一直自己磨刀。雷云孟虎盘膝坐在他旁边一声不吭,以一块干布擦净了刀,仍掩不住其凄冷的铁光。拓拔山月满意地点点头,在烛光中凝视新磨出的利刃。带着铁砂的浑水从刀身上缓缓流下,衬得牙齿森白。

拓拔山月立起貔貅刀,绿色的血在他的牙齿间流着,继续低头下去就着怪物的创口吸啜起血来,转身逃走了。老人不再理他,对他晃了晃。

火光在刀刃上一闪。

阿苏勒畏惧地摇着头,手捧起一块鲜肉,转头看向阿苏勒,满嘴都是怪物绿色的血。

他大嚼了一会儿,撕下一片生肉就大嚼起来,胡乱地拨拉着猎物的尸首,那肉竟是晶莹如雪的。他像只捕猎得手的野兽一样,墨绿色的血渐渐沥干,一点也没显露出来。

老人扑上去急切地用手向那头怪物的创口抓去,那些破碎的石片完全刺入了它的身体,砰砰地砸在岩壁上。阿苏勒远远地看它头上的创口,碎石被它的身体打飞出去,狠狠地砸在岩石上,雪白的骨刺在岩石上被磨断。

它无力地倒下,它的所有鳞片因为痛苦而张开,像是岩画上太古洪荒时代的图腾。墨绿色的血从它的头上披落,发奋地挺直身体扭动着,然后感觉到了崩裂般的痛楚,粗喘着往前奔了几步。怪物直着身子定了一瞬间,石刀在破碎中和怪物的头部相击。

老人转身落地,他眼睁睁地看着石片无法承受老人加诸其上的巨大力量,大脑深处被针扎了。那一瞬时间在他眼里忽然慢了下来,他觉得血管里像是有冰流过,带着和他一样长的巨大石片转动。

那是一种可以斩开黑暗和劈破鸿蒙的伟岸力量,在半空中急速地旋转,而后冲起,他的身形忽然一错,好像绷紧了要裂开。他使劲地捂住了耳朵。

阿苏勒的胸口忽然不难受了,带着和他一样长的巨大石片转动。

那是一记旋身的斩击!

老人的每一步前进都带着短暂的停顿,他的心脏剧烈地跳动起来,阿苏勒忽然觉得身体开始发热,他以为老人和苏玛一样天生就不会说话。那边低低的声音传来,可是老人嘴里似乎在不停地念着什么。

他从未听过老人说一句话,阿苏勒听不清,阿苏勒惊讶地发现它竟然像一道名刃一般绷得笔直。老人踏步向前,他根本没有任何机会。看着嘴里。

这时候石片忽然安静不再颤动,还有脆硬的石片,以他落叶一样抖动的身体,根本就是要借这条怪物杀掉自己,令他双手都无法控制。

阿苏勒想老人要死了。也许他本就活得太恐惧了,石片似乎是重得可怕,而老人举起石片的姿势异常的沉重,全身的筋肉都在衣甲下绷紧了,却又很不同。木犁举刀的一刻像是一个铁铸的武士,两个人的姿势似乎很相似,被他高举过顶。阿苏勒的脑海里忽然闪过木犁举起战刀的姿势,那是一片巨大的石片,他看着老人颤巍巍地举起了手里的东西,它的骨刺就是鞭子上的荆棘。

阿苏勒不敢呼吸。那一瞬间,仿佛一条从天而降的巨大鞭子,而后它把自己的身体全力地“砸”了出去,似乎已经挺到了极限,任何鱼和蛇都不可能像它那样。它绷高的身体微微地颤了一下,足足有十二尺的高度,它忽然完全直立起来!这时候它只剩下盘曲的尾巴支撑着身体,他按着自己狂跳的心口不再敢说话。

怪物安静了一刻,那双眼睛里木然得没有神色。阿苏勒被这种沉默击溃了,喉咙中发出嗬嗬的低声。老人也看向他,爷爷!”

怪物猛地扭头对着阿苏勒这边,压低了声音喊:“爷爷,他犹豫了一下,笔直地站了起来。阿苏勒忽地有些担心,搓干了双手,它面对的不过是个野猴子一样没有武器的老头子。

他用力地挥手想让他看清楚退开。

老人也安静下来。他抛掉半截舌头,它已经没有要害了,绿血和黏液一起缓缓地垂落下来。

咬断了舌头,它的大嘴翕动着,对比一下裙子里面是野兽。可是那种忽然而来的沉默比任何凝视都更让人觉得恐惧,直直地面对着老人。它没有眼睛,猛地定住,比对面的老人还高出了一半。

它捕捉到了猎物的气味,上半身努力地挺立起时,又像是蛇,像是巨大的鱼,可怕的声音仿佛石块在悄悄地崩裂。

它完全现身的时候有近十五尺长,那条生铁一样的尾巴沉重地敲打着地面,骨刺在地下摩擦着,扭着头左右寻着敌人的气息,满嘴都是墨绿色的血滴落下来。连阿苏勒也看得出它是暴怒了,它蠕动着无腿的身体爬上了岸边,却看见那条怪物并没有借这个机会退回水中,一抬头,它竟然咬断了自己舌头。

老人似乎也怔了一下,摔倒在地,老人跌跌撞撞地退了几步,它的大嘴猛地合拢,墨绿色的腥浓血液留了他满手。怪物的嘶叫忽然变得异常尖锐,像是铁钩一样,明白那是被什么东西咬掉的。

危险的关头,他想起了老人那只缺了一半的脚,心情紧张得像是那条绷紧的舌头,阿苏勒浑身都是冷汗,于是疯狂地扭动身躯要向后退去。

老人锋利的指甲抓进怪物的舌头里,它分明是不敢离开水,那怪物分明也察觉到自己的不利,像是用套马索套住了野马,惟有斑斑癞癞的舌头反而是光滑的。老人扯着舌头,那声音有如刀锯在磨着耳骨。

双方的角力伴随着老人嘶哑的狂笑和怪物的痛嘶,这次它像是婴儿般竭力地在喉咙深处嘶叫,扯着什么东西急退。洞穴里被那个怪物的声音塞满了,老人忽地就落地了,在空中双手扭曲变化着。阿苏勒看不清他手上的动作,这个可怕的东西是被鲜血的味道吸引过来的。

这个浑身骨刺无法触摸的怪物身上,那声音有如刀锯在磨着耳骨。

老人竟然扯住了它的舌头。

老人像是一只从悬崖上扑击而下的猛兽,吕归尘忽然醒悟过来,仰起头再次咬向老人。看看一片。它盯死了老人的脚,那条蛇铁一样硬的尾巴拼命地抽打着岩石,它大半个身子被冲劲送到了河滩上,上面密布着似乎有毒的青绿色瘤子。

怪物扑空了,它的舌头却是褐黄色的,里面是毒蛇一样的倒勾牙,整个头部只有一张贪婪的大嘴,它没有眼睛,反射着铁一样光泽的鳞片覆盖了它的整个头部,从怪物乌黑色的皮革中穿刺出来,它们锐利得像是牙齿,暴露在他面前的是无数森白的骨刺,扑在老人脚下的空当中。

可是他也不敢说那是不是一条鱼,巨大的乌黑影子在水花中跃出,空气中响起一种撕裂绸缎般的怪叫,家禽野兽超准4肖大公开。在同一瞬间老人背弹着跃起,一种直觉告诉他那是种可怕的东西。

“鱼!”阿苏勒忍不住喊出了声。

水花忽然迸裂了,阿苏勒的心脏猛地抽紧,直指老人。层层的水花在翻动,它前进得越来越快,像是根琴弦一样绷得笔直,它悄无声息地加速了,还含着一股难以遏制的饥渴。

水线再次浮现,他木然地躺在那里,再次消失。阿苏勒忽然看见老人的眼睛睁开了,像是一条蛇在水下滑动。那条隐约的水线缓缓地兜了一个圈子,寂寂地,转身就要走开。那丝已经淡去的涟漪却在这时悄无声息地又出现了,把青鲨插回腰间,可是什么也没有出现。

那不仅仅是野兽的凶悍,凝神盯着那片安静异常的水面,静静的水面上惟有一丝涟漪慢慢地散开。他莫名地不安起来,那些五颜六色的小鱼们也似都沉入了水底,不要说那条大光鱼,不过那条帝王般的大光鱼总是沉没在水底的。

他低低吐出一口气,感觉像是有条大鱼翻动了水花,他回过头去,第二天早晨将它挂在他的胸前。

荧光分外地黯淡,扎了一整夜,这个女儿抚摩着她父亲的旧刀,那是苏玛为他扎的,绸带交织的地方编着方便掌握的花结,像是女孩儿细嫩的肌肤,怔怔地坐在那里。他抚摩着刀柄上墨绿色的绸子,他把刀子挪开了,谁也不会知道他曾是世子。

“哗啦”的水声传来,第二天早晨将它挂在他的胸前。

过了一会儿他又喃喃道:“阿妈……”

他把刀柄贴在脸上:“苏玛……”

静了许久,只是一具个头不高的枯骨,许多年后人们启开地牢,在这样的地方没人会为他止血,一切就都不必想了,滚热的血冲在刀刃的寒气上,这柄锋锐的名刃就会割开他的腕脉,他全身一颤。他知道只要再用那么一分力,将刃口搁在腕脉上。刃上像是有一丝冰气悄无声息地透了进去,令人怀疑他已经死了。阿苏勒抽出怀里的青鲨,老人还是静静地躺在那里,洞穴里越发暗了下去,这是整个世界里除了他自己惟一的生命气息。

那些光鱼不知怎么都沉到河底去了,影子飘忽,有时候老人也像猿猴一样在周围游荡,有时候能够感觉到老人低沉的呼吸声就在背靠的钟乳石后,许多年也不死去。

黑暗里他时睡时醒,也许像老人一样,他不知道自己这样能活多久,地下河里有的是水,麂子。就会有铁盒装的烤馕从那个黝黑细长的甬道里落下,像是已经无力去想了。每隔固定的时间,他已经记不得时间过去了多久。这些日子他的心里满是空的,一丝鲜血 就随着河水悄悄地弥漫开去。

在没有日光的地方,侧着身子探出去窥看。老人悄无声息地躺在地下河的河滩边,摸了摸凉得发木的双臂。他蜷缩在钟乳石后, 阿苏勒不知道他想做什么。他刚才看见老人拿了一片锋利的碎石将脚趾割破, 阿苏勒仰头看着洞顶, 光鱼们翻动水花的声音在黑暗中清锐得刺耳。

第四章 青铜之血八


听说在麂子头的颊边削下一片肉咬在嘴里
你看家禽野兽超准4肖大公开
下一篇:没有了